【瑞金】梦みたあとで(梦醒之后)

#写在前面#

·赶在凹凸第二季的瑞金粮。

·我临近期末,质量不咋地,这篇比较长,感激不尽能耐着性子读到最后的小伙伴。

·故事的名字来源于Garnet Crow的同名歌曲,非常适合作为BGM。有条件的希望大家找来听(我不会插入BGM)直接搜索歌手名字和歌名OK。

·本故事在各种方面上来说都是纯属瞎扯,请务必不要当真。

·我的分段是屎,对不起各位看官。

·最后,希望大家每个人都能阅读愉快,如果我拙劣的文笔能让人读的开心我也会很开心的...


序章:

格瑞一直在做着一个梦。

梦里是永恒不变的夏日,...

【DM】辅贤:Kyrie(垂怜经)01

#写在前面#
·算是给自己和陨姬产的粮吧,不咋好吃就是了。
·整篇的名字叫做Kyrie,词源拉丁语,翻译过来是垂怜经,是基督教用于礼仪的一首诗歌。根据我个人的习惯,当然是拆字做标题了,一共五小章,章节一Karma(因缘)章节二Yell(叫喊)章节三Reason(原因)章节四Infinity(无穷)章节五Endless(未完),和内容各有对应。
·我知道这是冷坑,也不抱着啥希望了,反正有人看最好,看的开心请给我小红心和小蓝手,还有最最最最重要的回复。
·就这,我也欢迎来找我唠嗑,我话唠,可好说话了。

阅读愉快~ 就这样,跑了跑了。

一乘寺贤恍然回神,望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博物志(01)关于文字

关于文字:

帕基尼亚幅员辽阔,因此滋生出许多不同的语言,这些语言使得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复杂起来,从另一方面来说,这也是辨认来自不同地区人的标识。譬如,如果面对一位没法好好发卷舌音的人,那么他十九八九来自艾尔斯。

通用语(Common Language)是现今最为常用的语言*,这种语言传播于整个帕基尼亚大陆,从荒芜的霍雷到富饶的埃蓝泽西,从酷寒的艾尔斯到炎热的锡格斯。通用语的形式并不单一,不同的地域滋生出不同方言。
虽然通用语的语言系统是统一的,但是由于地区之间的差异,也会出现沟通起来相当困难的情况。反过来,也有人利用这一点,用自己的家乡土话作为“密语”。在瑟兰和赛拉提第一次和琼见面的时候,他们两个...

【AotuWorld】【瑞金】夏恋

#写在前面#

一篇无脑短打,起因是阿和给我听了一首超甜的歌。
登场人物只有瑞金和秋。
现代AU,背景大约是格瑞的父母出国,然后格瑞寄养在金家,和金一起长大。
二人是妥妥幼驯染,不约而同的喜欢上了对方。
但又由于各种立场和负责的原因,没法告诉对方,只能在心里默默保持着这份爱恋的故事。
最后当然告白了。
这故事没什么逻辑,就当纯吃白沙糖了。
时间关系,而且后面大半截都是熬夜写的,熬夜使人变傻,所以很多地方可能没体现出来。
就是这样,希望每一个小伙伴都吃得开心~

(01)

“金,金?”

“金——”

“喂,金,格瑞回来了唷。”

“唔啊,来了来了!”懒散的窝在凉席上的少年终是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,动作幅度有些大,露出他宽松常服之下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浮光掠影(07)

9.4 字数:983

狭窄的船舱里两个人扭作一团,小舟不停来回晃荡着,可惜此时正是清晨,江岸两侧本就人烟稀少,再加之叶江上泛着浓浓的晨雾,根本没人注意到此时在江心形迹可疑的小舟。

夜语惊奇自从被那家伙背后袭击后就没讨着好,一直是处于尴尬的挨打状态,脸上挨了好几拳不说,还有一拳直接敲在他太阳穴,打的他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。等他不晕了,发现已经被对方卡住脖子,而对方的手正在缓缓收紧,慌忙之下他一脚扫去,正中对方小腿,那人吃痛闷哼一声,下盘不稳,两个人一起跌进船舱里。

夜语惊奇脖颈上的束缚略微减轻了一些,他抓住这个时机,抽出一直藏在腰间的小刀,毫不迟疑的狠狠刺去。他被惹恼了,夜语惊奇从小都是孩子王,被夜渡九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浮光掠影(06)

9.3 字数:1317

天空中翻滚的乌云像是狰狞的怪兽,闪电在间隙一闪而过,随之而来就是紧闭的阵阵闷雷,滂沱大雨把天地都笼在一片厚重纱帘之中。

两匹骏马正沿着山路疾驰,山路本就崎岖窄小,两匹马并驾齐驱已是极限,再加上下雨,一片泥泞不堪,马蹄在湿粘的路上不住打滑。

梅见牢牢的攥住缰绳,努力的控制着胯下骏马,免得马儿失控坠下悬崖。缰绳随着颠簸在他掌心不断摩擦着,一片火辣辣的感觉,好在顺着掌心渗入的冰冷雨水有效缓解了这番疼痛。

一旁的清和也并不好受。梅见担心的望向挚友,清和却并未看向他。他的单片眼镜上一片纷乱的水痕,那双通透的绿色眼眸的光芒亦被掩去了。

清和身子相较于桜国十二骑其他成员更加文弱,这样的雨夜疾驰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浮光掠影(06)

9.2 字数:2543

许是终于安下心来,蒂儿这一觉睡得很沉。等到她醒来,列车行驶喀拉喀拉声音透过身下枕着的麻布袋传入她的耳朵,如同多少个过去的日常一样,很吵,但也令她莫名的安下心来。

她甩甩头,让自己彻底清醒过来。现在列车上的人已经所剩无几,她得以轻而易举的就抢到了一个车窗旁的位置。蒂儿在列车上看过几次落日,但没有哪次的落日像今天的这般温暖:远远望去,那轮巨大的火球正在缓缓逼近地平线,绚丽的火烧云在天际变幻出各种模样,金黄蓬松,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象到妈妈做的鸡蛋糕。

终于结束了。

我要回家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,她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。

视线划到腰间别的那对匕首,蒂儿的目光暗淡了几分。

卡尔莫大师...

不是每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浮光掠影(05)

8.24 字数:768

“她要逃走了,她要逃——”

“抓住她,抓住她——”

诸如此类的声音环绕在她的耳畔,她不屑的勾起嘴角。

蠢货,她怎么可能逃跑。

早在踏进这座宫殿她已决心赴死。

没有路了,身后喊杀声逼近,她回头,视线刚好擦过远处城楼上那个被士兵团团围在中间的小王爷。士兵手握的照明火把摇曳,他的惊慌错愕,她看的一清二楚。

他一定是害怕了,毕竟作为“礼物”送来樱珠城的她会一改往日的柔顺,面目狰狞的念出那句话,“龙雀家,没有一个是贱种。”

他真的好小,五官还未舒展开来,眉眼间还是一团孩子气。上个月刚满十一岁,纵使身上有再多头衔,也不过还是个大孩子罢了。

想到这里她微微的叹气了,他其实很好,心地善良而单纯,他根本什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浮光掠影(04)

8.22 字数:782

暴雨如注。对于这个季节的东界埃蓝泽西来说,这种程度的暴雨实在是罕见的事情。

不曾停歇的水珠交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厚实雨帘,乌云低低的盘踞在天空,闪电将它们撕裂出一道道尖锐的伤口。在崎岖的山路上,有什么正快速的移动,它沐浴在明灭的电光中,时而漆黑,时而惨白。

那是一匹黑马,疾驰之下仿佛飞掠的闪电。马背上是一位魁梧高瘦的男人,他身负一只巨大的长条箱子,只左手紧握缰绳,右手握着一把古朴的重剑,雨水顺着他手机凹凸的青筋蜿蜒而下,像是盘绕在瓷器上的藤蔓花纹。

而细细看去,就会发现蜷缩在男人怀里的,还有一名娇小的少女,少女全身裹在白色的斗篷里,在这黑漆如墨的雨夜里白的有些刺眼。她还是个很小的...

【光暗】帕基尼亚浮光掠影(03)

8.21 字数:980

“另外,主上有命,说不得已的时候——”年轻人的眼神变得狠厉起来,“直接杀了他们!”

一片死寂。

怎么回事,年轻人不禁惊异的后退,不经意间他似乎说错了什么话,或是触动了什么禁忌的区域。黑衣人沉默着一言不发,而令他惊异的是黑衣人身边的随从一个个都抬起眼来,注视他的眼神冷漠而嗜血,像是蠢蠢欲动的群狼。

“你在——教我杀人?”黑衣人慢条斯理的说,他抬起眼睛打量着年轻人,动作懒懒的,那骤然迸发的寒芒却让年轻人心里一紧,强大的压迫感让他双膝一软跪倒在地。

他惊恐的匍匐在地上。昏暗的房间内烛光摇曳,斑驳的墙壁上许多黑色的影子纠缠在一起,像是在亲密的舞蹈。这时那个为首的黑衣人站起来, 他方才的气...